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天居士博客

海的性格!海的伴侣!海的韵律!海的心语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结庐小古镇,出生布衣家。 青山终作伴,大江恋日斜。 做人身先立,志远闯天涯。 耕耘苦中乐,修性莫浮夸。 抱琴看鹤去,枕石吟云霞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引用 老舍小说中最痛快的一篇   

2013-05-09 11:39:32|  分类: 寰宇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提到老舍先生的小说经典,人们马上会想到《骆驼祥子》、《四世同堂》,此外还有《老张的哲学》、《猫城记》、《我这一辈子》、《月牙》
……不过若说读着最痛快的,我以为是那篇《邻居们》。

老舍小说中最痛快的一篇 - 侯会 - 侯会的博客小说不长,讲的是当教员的杨先生跟当买办的明先生比邻而居,两家摩擦不断——主要因为明家不讲理,自以为给洋人做事、高人一等,瞧不起“穷教书的”。明家夫妇常纵容孩子跳过矮墙到杨家院子里偷摘花草,那可是杨家夫妇的心爱之物。

杨家夫妇是有教养的人,一忍再忍。直到有一天,孩子们有恃无恐,把杨家培育三年、刚刚结果的两串葡萄偷了,杨太太这才鼓起勇气,到明家去讲理。小说里这样描述两位太太的交锋: 

 杨太太很客气:“明太太吧?我姓杨。”

  明太太准知道杨太太是干什么来的,而且从心里头厌恶她:“啊,我早知道。”

杨太太所受的教育使她红了脸,而想不出再说什么。可是她必须说点什么。“没什么,小孩们,没多大关系,拿了点葡萄。”

“是吗?”明太太的音调是音乐的:“小孩们都爱葡萄,好玩。我老舍小说中最痛快的一篇 - 侯会 - 侯会的博客并不许他们吃,拿着玩。”

“我们的葡萄,”杨太太的脸渐渐白起来,“不容易,三年才结果!”

“我说的也是你们的葡萄呀,酸的;我只许他们拿着玩。你们的葡萄泄气,才结那么一点!”

“小孩呀,”杨太太想起教育的理论,“都淘气。不过,杨先生和我都爱花草。”
  “明先生和我也爱花草。”
 
  “假如你们的花草被别人家的孩子偷去呢?”
 
 “谁敢呢?”
 
  “你们的孩子偷了别人家的呢?”

“偷了你们的,是不是?你们顶好搬家呀,别在这儿住哇。我们的孩子就是爱拿葡萄玩。” 

杨太太几乎哭着回家去。杨先生解劝半天,决定写一封信给明先生——明太太没文化、不讲理,明先生难道也不懂事吗?可信让人送过去,却被明太太堵着门退回来!

老舍小说中最痛快的一篇 - 侯会 - 侯会的博客可巧有一封明家的信误投到杨家来,杨先生不计前嫌、以德报怨,仍让人送还明家。不料其间误会迭生,姓明的“恶向胆边生”,竟命孩子们再至杨家,把院内花草悉数踏毁!

等杨先生外出回来,看到满院的“破烂儿”,一下子愣住了!他马上明白是谁干的,虽然一再叮嘱自己“要冷静”,可心底那点“野蛮的血”不由得沸腾起来!他不能再思索,脱下衣服,就地捡起两三块砖头,隔着院墙朝明家窗户扔过去!哗啦哗啦的声音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!玻璃砸得差不多了,他回到屋子里,狂吸着烟,等着明先生过来打架——可是,明先生那边什么动静也没有。

第二天是星期天,杨先生在院中收拾花草,明先生在那院修补窗户。“世界上仿佛很平安,人类似乎有了相互的了解”。

老舍自己便是个“穷教书的”,我怀疑他真的跟一个当买办的小人做过邻居——除了明先生,我们还记得《四世同堂》里有个丁约翰,大概也是此人投影。

老舍小说中最痛快的一篇 - 侯会 - 侯会的博客常言道:远亲不如近邻;这说的是邻里互通有无、急难相助,处得好时,赛过亲戚;可若碰上个坏邻居,如明先生、丁约翰之流,时时在你面前生事添堵,则真如附骨之疽,让你无路可逃!

当然,并非人人“有幸”跟这样的人做邻居。然而就广义的“邻居”而言,这样的人却又打头碰脸、总能遇上一两个。

我们身边的明先生、丁约翰可能只是“土包子”,洋字码认不得几个,却总是挟洋自重、“斯基”不离口。对于自家传统,则妄自菲薄、极力诋毁,仿佛他自己压根儿就不是中国人!其所作所为,无非是烧古书、劈牌位,恨爹娘、骂祖宗,美其名曰“移风易俗”,实则败坏人伦、莫此为甚。——我们不赞同,但只能像杨先生一样,忍着。

生活中的二位爷并不难辨认,他们总是鼻孔朝天、目中无人,吹牛不上税、说谎当家常。颠倒黑白、指鹿为马是他们的长项,自吹自擂、对镜贴金是他们的日课!——不过大家早就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;谁若跟他们较真、讲理,反被视为不可理喻的怪人!

老舍小说中最痛快的一篇 - 侯会 - 侯会的博客我们从小被教育要尊重他人。当你长大成人,有了独立人格、专业技能,也希望得到他人的足够尊重。可你迎面遇上二位爷,指手画脚告诉你:事要怎样做、话当如何讲、文应怎么写、心该如何思……唾沫星子直喷到你脸上——你像吃了苍蝇,可又无可奈何!

二位爷又如旧家族中被宠坏的长子嫡孙,想一出是一出,做过无数荒唐决定,给单位带来巨大损失;事后却总能获得“原谅”,自说自话地拉些客观,或轻描淡写做点“自我批评”,于是又重登征程、照样光鲜!——而你呢,往往因错说一句话、错走一步路,便再也没有改正的机会。

只有二位爷管理你的份儿,你却没有监督他的渠道。公家金库的钱财任由他挥霍、偷拿,其生活之奢华糜烂,几乎赶上昔日王侯……可你总能自我安慰:人各有命、富贵在天;眼下有饭吃、有房住,已经不错啦,还要怎样?

直到有一天,二位爷与开发商沆瀣一气、以冠冕堂皇的名义来拆你的房子,就如同明先生派他家孩子来践踏杨家花园,你还叮嘱自己:要冷静!咱是有修养的文明人,要相信……相信……

在小说里,老舍内心那点“野蛮的血”沸腾起来,他让笔下的杨先生脱掉长衫、拣起砖头,哗啦哗啦砍破明家的窗子,痛快了一把——同时也替自己出了一口恶气!他懂得与坏邻居的相处之道:一点点抵抗的表示,远胜过无休止的感化与宽容!

老舍小说中最痛快的一篇 - 侯会 - 侯会的博客只是生活中的老舍大概始终没有脱长衫、拣砖头:面对明先生、丁约翰的欺凌,他选择了息事宁人、忍气吞声。——三十年后,面对新的逼凌,他仍然没有动手。在66年那个炎热的夏夜,他在水边整整坐了一宿(这一夜他想起《邻居们》了吗?他若砖头在手,又能砍向谁?)——黎明时分,投了太平湖!

(本文发表于《今晚报》副刊时,略有删节;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。图片来自网上:①老舍故居;②洋买办的嘴脸;③年轻时的老舍;④《四世同堂》演出海报;⑤生活中的丁约翰;⑥昔日太平湖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